第五人格

欢迎来到第五人格 网站地图 sitemap
第五人格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xandmcmahon.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肖战
第五人格肖战
2021/03/30 来源:第五人格
    夜色中的黑溪镇,修茸一新的小教堂张灯结彩一如半个世纪前那次翻新成功之后的热闹景象。

    而在托米河畔那栋新建起来的小木屋,嘈杂的音乐穿透房子周围那几辆越野房车的包裹,若隐若现的传到镇子里。

    这些音乐虽然有些扰人清梦,但镇子上的居民却罕见的异常包容哦。毕竟在包工头张守诚这小半个月有意无意的宣传之下,居民们早就已经接纳了免费帮忙翻新教堂的“好人阿萨克”。

    况且今天是他那栋房子建成的日子,白天的时候连教堂里的牧师都主动去给那栋房子祈福,如今这点儿音乐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这些居民们却并不知道,这栋位于河边还撒发着原木清香的木屋里实际上只有娜莎和刘小野两位姑娘在重金属音乐的肆虐下胡吃海塞的消灭着手里的零食。

    至于石泉他们六个人,早已经两两一组分别潜入了他们第一次踏足黑溪镇的那个晚上,持枪进入教堂的瘾君子,以及那两位至今还没被卢坚科夫的人放回来的滥赌鬼的家里。

    这已经是他们重回黑溪镇的第四天,卢坚科夫那边不放人,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是从那两个滥赌鬼嘴里问出了什么。

    而他们今晚要做的,便是去这三个都知道教堂秘密的街溜子家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啪!”

    一声微不可察的脆响,小镇中央街道上唯一的一盏路灯应声熄灭。石泉重新掏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螺母捏在自制弹弓的皮兜里瞄准了路灯杆上的监控摄像头。

    连续四五次尝试之后,唯一的一个摄像头被躲在建筑阴影里的石泉用弹弓打碎了摄像头。

    “走吧,这下不用担心被拍到了。”石泉说完,拉着艾琳娜的小手,若无其事的踏上了漆黑的街道。

    “这种事你怎么做的这么熟练?”艾琳娜憋着笑问道。

    “小时候用家门口的路灯练出来的”石泉转头朝艾琳娜挤挤眼睛,随后扣上夜视仪,熟门熟路的推开虚掩的栅栏门走进了一栋两层带阁楼的木头房子。

    石泉两人各自掏出佩枪,挨个房间仔细搜索。如果不是前些天警察的通报,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这栋房子还真不像一位瘾君子的家。

    从一进门一直到二楼,每个房间都打理的一尘不染,冰箱里各种蔬菜水果饮料一样不缺,餐桌上甚至还有前几天的报纸和一支仍在计时的商务手表。

    “能把家里收拾的这么整洁,看起来可不像个瘾君子。”石泉疑惑的嘀咕了一句。

    艾琳娜从桌边的地板上捡起一张卡片看了看,“这里的主人是一位博物馆讲解员。”

    “去阁楼看看吧,如果没有发现的话,我们就只能希望大伊万他们那边能有些收获了。”石泉一边说着,一边拉动绳子展开了通往阁楼的伸缩梯。

    “哗啦”一声,刚刚爬上阁楼的石泉一时不查好悬没栽倒在地,“你先等下再上来。”

    石泉嘱咐了一句,随后小心翼翼的走到阁楼唯一的窗子前,用带来的铝箔纸糊死窗户,然后这才按下开关点亮了阁楼顶部的日光灯。

    可等他看清地板上的东西时,脸上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惊惧的神色。

    注射器、安瓿瓶、发黑的纱布以及带着干涸血迹的手术剪刀和用光的医用酒精瓶子丢的满地都是,几乎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最为恐怖的是,在这阁楼倾斜的屋顶上,还贴满了各种恶心的照片,这些照片的内容无一例外的都是使用了“鳄鱼眼泪”之后产生的后遗症。最高处还用俄语写着“戒掉独品”之类的字样。但是再看看满地的注射器以及钉在窗边旁边那厚厚的一沓账单就知道,根本没用!

    除开这些和独品有关的一切,这阁楼另一面的倾斜墙壁上却安装了一个个木制的把手,甚至这把手上都还分别有一个锁眼。

    石泉摇摇头,从包里抽出一根小撬棍直接别掉墙壁上的一个木把手,顺便砸掉了裸露的锁芯。

    小心翼翼的拉开木制盖板,随后他便看到两支固定在刀架上的哥萨克骑兵刀!在这两柄刀的刀鞘上,还分别写着一个名字以及军衔!

    随手取下一柄骑兵刀将其拔出刀鞘,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刀身上烙印的那枚高尔察克家族纹章!

    将这柄骑兵刀放回原来的位置,随后挨个撬开墙壁上所有的盖板,无一例外,每个盖板后面都有两柄骑兵刀!仔细数了一遍,单单这面墙壁上就有28柄!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石泉嘀咕了一句,随后将这些骑兵刀统统取下来递给了在楼梯口等待的艾琳娜。

    “上面什么情况?”艾琳娜好奇的问道。

    石泉拉动绳子收起折叠梯,叹息着说道,“一个隐君子的私人戒毒中心,但很显然,他失败了。”

    说完,石泉抱起刚刚的发现物,“走吧,我们回去,看看大伊万他们有什么发现。”

    艾琳娜好奇的抬头看了看已经关闭的阁楼通道,终究没有上去一探究竟,帮着石泉抱起剩下的战利品快步离开了这栋房子。

    等他们赶回河畔的木屋,大伊万等人早已经带着各自的发现返回了木屋。

    “你们找到了这么多东西?”大伊万惊讶的看着满载而归的石泉和艾琳娜,短暂的呆滞片刻之后赶紧招呼着众人帮忙把那些骑兵刀依次摆在了桌以及子上。

    “都是在那位瘾君子家里找到的”石泉喘了口气,“你们发现什么了?”

    “四本假护照,另外还有好几公斤鳄鱼眼泪以及一台笔记本电脑。”大伊万指着另一张桌子上杂七杂八的东西说道。

    “假护照?”石泉心中一沉,从桌子上抄起一本看了看,只见上面还有哈萨克斯坦的出入境记录。

    “不用看了,每本都一样,从两年前开始,每年去两次哈萨克斯坦,一次一个月的时间。”

    大伊万顺便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本来我还以为他们在做独品走私生意,但如果只是鳄鱼眼泪的话,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多跑几家日用品店和化学商店就能凑齐所有的原材料。”

    “这你都懂?”娜莎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的男朋友。

    “维卡以前就靠卖这些恶心玩意儿为生。”大伊万赶紧撇清关系,别说他不缺钱,就算缺钱也不会靠这玩意儿生财。

    放下护照,石泉心中却是喜忧参半,地图视野里其中一枚金色箭头可就在哈萨境内。这几个位既然每年都会去两次哈萨,那他们肯定是发现了什么。

    现在他只求那两位俘虏能熬过卢坚科夫手下的盘问,不过石泉倒也不算太担心,只要地图视野里哈萨境内的那枚金色箭头还没熄灭,那么他们就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石泉思索片刻做出了决定,“伊万,让你父亲安排人把这些骑兵刀带走,我们尽快借道乌克兰去摩尔多瓦!”

    “不去哈萨?”大伊万疑惑的问道。

    “卢坚科夫的人还没把那两个俘虏放回来肯定是问到了什么,在这位警察先生没有放弃之前,我们不可能见到那两位俘虏,更不可能得到真实的审问结果,与其和卢坚科夫的人撞车争抢同一个方向,倒不如趁着他们的注意力被吸引开的好机会去找找另一条线索。”

    说到这里,石泉扭头看向娜莎,“安德烈先生那边关于葡萄酒庄的资料都发过来了吗?”

    娜莎闻言点点头,“昨天就发来了,我这两天正在分析具体位置。”

    “伊万,你觉得卢坚科夫的人如果没找到的话,会不会转过头给我们发布委托?”石泉似笑非笑的问道。

    大伊万闻言眼睛一亮,“我这就安排去别尔哥罗德的驮运列车!”

    “记得把这些骑兵刀带走。”石泉嘱咐道。

    大伊万比出个OK的手势,同时已经拨通了他老爹瓦西里的电话。

    转眼第二天一早,六辆太脱拉选了个极为招摇的早高峰时间穿过黑溪镇浩浩荡荡的回到了托木斯克,随后在瓦西里的安排下搭乘火车直奔别尔哥罗德。

    而与此同时,卢坚科夫的人也已经驱车从几百公里之外的鄂木斯克出发一路向南,趁着夜色熟门熟路的穿过了两国边境。

    对他们来说,这次哈萨克斯坦之行几乎算得上是最后的机会,如果这次再没有有价值的发现,那么恐怕他们就真的要去东西伯利亚抓盗猎分子和走私犯了。

    俱乐部的众人对这伙人的行动虽然称不上了如指掌,但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所以在出发前往别尔哥罗德的第二天一早,石泉便直接联系了卢坚科夫,直言不讳的希望能借助他的渠道加快过境速度,尽早抵达乌克兰。

    卢坚科夫自然乐得龙和熊俱乐部跑的远一点儿不要影响他寻宝,所以还不等石泉把话说完便痛快的应下了这个差事。

    挂掉电话,石泉看向车厢里的众人,“基本可以确定了,卢坚科夫肯定是从那两个俘虏嘴里问出了什么,不然他不会这么痛快答应帮我们过境的。”

    “但愿他们能在哈萨找到些什么”大伊万脸上露出奸笑,“不然等他找俱乐部发布委托的时候,我肯定会要个高价!”

      <code id='9e962'></code><style id='88f25'></style>
    • <acronym id='e7752'></acronym>
      <center id='3899f'><center id='608ab'><tfoot id='a242c'></tfoot></center><abbr id='46481'><dir id='03fa9'><tfoot id='4e4fd'></tfoot><noframes id='78121'>

    • <optgroup id='2681e'><strike id='54e55'><sup id='3d735'></sup></strike><code id='9c6e1'></code></optgroup>
        1. <b id='46f0a'><label id='8069c'><select id='40b19'><dt id='f7d1b'><span id='790b1'></span></dt></select></label></b><u id='82956'></u>
          <i id='cc243'><strike id='0306e'><tt id='00db8'><pre id='902ff'></pre></tt></strike></i>

              <code id='57698'></code><style id='4db33'></style>
            • <acronym id='87381'></acronym>
              <center id='7ddfa'><center id='4ab2e'><tfoot id='39495'></tfoot></center><abbr id='73bce'><dir id='ea841'><tfoot id='8793e'></tfoot><noframes id='0de70'>

            • <optgroup id='2235d'><strike id='f792d'><sup id='830a9'></sup></strike><code id='c17ec'></code></optgroup>
                1. <b id='3cc72'><label id='6c0b8'><select id='4f4af'><dt id='f0a5b'><span id='686e3'></span></dt></select></label></b><u id='27660'></u>
                  <i id='32bb1'><strike id='203f8'><tt id='1f894'><pre id='852f3'></pre></tt></strike></i>

                      <code id='750f0'></code><style id='2e7f6'></style>
                    • <acronym id='e8218'></acronym>
                      <center id='5ed97'><center id='e1b4b'><tfoot id='eb632'></tfoot></center><abbr id='0a570'><dir id='869f2'><tfoot id='18d40'></tfoot><noframes id='9c207'>

                    • <optgroup id='6c2d0'><strike id='92449'><sup id='c5796'></sup></strike><code id='e45e4'></code></optgroup>
                        1. <b id='247ed'><label id='18033'><select id='3e57d'><dt id='c9fa7'><span id='02dcd'></span></dt></select></label></b><u id='8c37d'></u>
                          <i id='41f64'><strike id='2dced'><tt id='662e2'><pre id='33727'></pre></tt></strike></i>